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正义感”的起源与演化问题  

2010-03-23 02:26:2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道德感”和“正义感”的起源与演化问题

—— 答卫东兄的一个质疑

 

    道德感(moral sense)或正义感(sense of justice)是我们每个人都或多或少所拥有的一种社会性情感。它来自哪里?是我们的后天习得,还是先天禀赋?虽然,“先天”是一个颇具争议的用词;但我仍然希望用它来表达这样一层明确的含义:即它是不依赖我们的经验,从而也就意味着它是我们每个人与生俱来的某种行为倾向,就像饥饿感一样。

        卫东对我们的跨学科研究一直存有一个疑虑:如果像道德和正义这些带有价值判断的范畴也可以通过建模、仿真或核磁共振来研究,那岂不意味着我们可以运用科学手段来解决巴以冲突?这是卫东在5、6年以前的某次讨论中向我提出的质疑。说实话,这也是5、6年来一直萦绕在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问题。如果不能回答这个问题,那就意味着我们目前所做的一切研究是没有学术合法性的胡闹。

        卫东现在身居浙大副校长的“高位”,已经没有什么时间来和我们讨论学术问题了。因此,我决定把我思考后的答案直接写在博客上,希望卫东能够有空看到,或者烦请卫东的学生看到后转告他。

        道德或正义是一个“两阶”性的问题。它的“一阶陈述”(the first order statement)是这样一个问题:某个特定的行为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而它的“二阶陈述”(the second order statement)则是这样的:当某个人作出一个“一阶陈述”后,接下来会如何?因此,这事实上就是一个“休谟问题”,即“是”和“应该”的关系问题。

    我的思考告诉我,道德或正义的“一阶陈述”是后天的、经验的,或者说它主要是通过学习获得的;而道德或正义的“二阶陈述”则是先天的、非经验的,或者说它主要是通过遗传获得的。

    费尔关于“利他惩罚的神经基础”研究,事实上是通过科学手段揭示了“二阶正义”的内在机制。费尔通过PET(正电子成像)得到的结论是,正义行为既不是一种像消化食物那样的肌体自动机能,也不是一种基于深思熟虑、有明确目标导向的理性行为,而是一种依靠自身愿望诱导的自激励行为,即人们可以从这种行为本身获得满足。在现实生活中,大多数人在发现那些违反社会规范和社会公正的行为未得到惩罚时会感到不舒服,而一旦公正得以建立他们就会感到轻松和满意。   

    在这样的框架下,我们也许就能够解释,尽管巴以双方会对同一个事实得出截然不同的价值判断(一阶陈述),而一旦他们得出了自己的判断后,都会为自己认为正义的事业而不惜牺牲生命(二阶陈述)。

    现在,我们希望研究和搞清楚的仅仅在于,对人类来说,这样一种行为模式(比如,愿意为正义献身),或者决定这种行为模式的神经元结构究竟是怎样演化出来的?因为无论从常识还是从进化论的一般逻辑来说,这样一种行为模式是不应该具备演化优势的。这就是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也就是说,我们的工作只涉及道德或正义的“二阶陈述”,而非它的“一阶陈述”。

    也许,我们会认为道德或正义的“一阶陈述”(即告诉人们什么行为是对的或是错误的)是一件很重要、很关键的事情;当然,我并不想完全否定这点。但我希望我们能够记住元伦理学的教父乔治·摩尔对我们的告诫:“对个人进忠言或作规劝,并不是伦理学家或哲学家的事情。”(乔治·摩尔:《伦理学原理》,上海世纪出版集团2005年出版,第8页)

 

          

下一篇:
  评论这张
 
阅读(123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