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中国政府应该向格林斯潘学习什么?  

2007-08-24 01:57: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政府应该向格林斯潘学习什么?

——写在中国股市突破5000点的历史时刻(1)

    上世纪末至本世纪初(19972001年),美国经历了建国以来最大的经济泡沫之一,由风险交易系统支撑的互联网泡沫。纳斯达克指数从千点起步,短短二、三年内,暴涨了将近五倍。特别是199910月~20003月期间,仅仅5个月,纳斯达克指数从2700点上升到5048点(2000310日),将近翻了一番。

    时任美国央行(美联储)总裁的格林斯潘在这段日子里成了美国国内“泡沫论者”、“看空派”、“学院派经济学家”和“新凯恩斯主义”批评的焦点。但格林斯潘顽强地顶住了各方压力,始终坚持联储不干预市场的一贯立场。在回答媒体关于美国股市是否存在泡沫,联储准备采取什么措施的问题时,格林斯潘明确地表态:“我个人可以提醒投资者过热的股市存在着风险,但制止股市泡沫不是联储的任务。”

    格林斯潘信奉的是货币主义的创始人弗里德曼的“单一货币政策”理论。而这一理论正是基于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凯恩斯主义盛行时期,政府过多干预市场,结果导致美国和西方经济七、八十年代严重滞胀的事实。弗里德曼认为,市场具有修复自身错误的鲁棒性,政府干预往往会适得其反。因此,一个国家的中央银行只要为经济增长提供恰当的基础货币(流动性)就可以了,其他事情应该让市场自己来做。

    我们看到,格林斯潘执掌美联储的20年,正是把弗里德曼的理论变成实践的20年,而且也是美国历史上经济增长最快、失业率最低、通货膨胀率最低的20年。更幸运的是,格林斯潘得到了从里根、老布什到克林顿为止三代美国总统的信任,从而成了美国历史上就任时间最长的美联储主席。

    考验格林斯潘货币政策的关键时刻终于到来了。2000310,在纳斯达克创下了5048点的历史新高以后,指数开始出现调整,并逐步演化成暴跌;到2000414,即创出新高以后的的37天,纳指就下跌到3321点,下跌幅度达到32%2000125,纳指跌破3000点,收于2889点;2001312,纳指跌破2000点大关,并于414创下1638点的最低点。至此,纳斯达克指数已从其最高点(5048点)以不到一年时间损失了近68%,加上传统股票道-琼斯指数的下挫(近两成),股价下跌使美国社会财富损失5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当时国民生产总值的50%

    当美国乃至世界媒体一片恐慌,惊呼泡沫终于破裂,世界将再一次陷于192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时候,格林斯潘胸有成竹地告诉全世界的投资者:“纳斯达克市场出现的下跌,只是虚拟资本市场的波动,它不会影响美国实体市场正常运转。”

    我猜想,这其实是老谋深算的格林斯潘早就设好的一个局:任何虚拟市场的泡沫总是难以避免的,联储的职责是防止泡沫向实体经济转移,并在投机泡沫破灭时,防止它影响实体经济的运行。而要防止它影响实体经济,其中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不能让投资者在股市泡沫破灭时对整个经济运行济丧失信心。那么,怎样才能让公众不失去信心呢?你难道可以指望一个扼杀公众信心的“刽子手”来承担这个重任吗?因此,美联储不直接干预股市泡沫,正是为了在泡沫破灭时可以把危机减少到最低程度!

    历史已经证明,格林斯潘的做法是何等英明。2001年发生在美国的互联网泡沫破灭,就其程度来说一点都不亚于1929年美国大危机和1974年中东石油危机期间美国股市的“黑色星期一”,但它对美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的负面影响,却远远逊于后者。因为1929年的美国大危机最后演绎成一场全球性的金融经济危机,一直持续到1934年的“罗斯福新政”才得以结束。1974年美国股市的“黑色星期一”使美国经济在其后10年内经历了一场旷日持久“滞胀”,并拖累了整个欧洲的经济增长。而2001年互联网泡沫的破灭,却丝毫没有影响美国强劲的经济增长,其波及的范围和程度甚至远远小于这次发生在美国的次级按揭贷款危机。在其后5年内,尽管美国经历了“9.11事件”和伊拉克战争,却仍然创下了战后美国经济增长的最好水平。

    危机过后,甚至有人这样来评价这场“互联网泡沫”,他们说如果没有这场泡沫吸引了如此大规模的风险投资(投机)资金,就没有美国今天IT行业在全球范围内的领导地位。正是这场泡沫促使了美国经济与技术的成功转型。

    这种说法也许有些过分,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果不是美国投资者在这场泡沫中奋不顾身的“投资”行为,美国的IT行业绝对不可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聚集起如此大规模的资本要素。不过,这到使我想起了马克思当年对股份公司和股票市场的评价,他说,如果没有资本的这种逐利本能,建设美国和欧洲的大型炼钢厂和铁路系统,也许还要推迟100年。

    我们不妨假设,虽然历史是无法假设的:格林斯潘领导的美联储如果真的屈服于某些力量的压力,在泡沫正在形成的时候就利用政策手段挤压了这场泡沫;或者,在纳斯达克创出新高的时候直接扼杀了投资者的热情;今天的世界和美国还会是现在这样吗?格林斯潘还能像现在这样享有他神话般的英名吗?

    因此,格林斯潘就是格林斯潘,他的过人之处就在于他怎么可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呢?

    (未完,待续。明天,我将通过格林斯潘继任者伯南克的所作所为来进一步醒我们的政府,不要像伯南克那样犯下像“次级按揭贷款危机”这样愚蠢、低级的错误!)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