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仿真实验工作札记(4):突破与超越  

2007-07-13 13:43:1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真实验工作札记(4):突破与超越

     我们的仿真工作,终于激发起丁丁的学术热情。

    11日晚上,关于“文化标签”的讨论卓有成效。志坚在Email中这样记载:“昨天晚上描述的会在 0类和7类的地方,自动聚合。我半夜睡下去,又起来看,真的是这样,非常令人吃惊”。

    丁丁回复:“志坚,请继续做07的鲁棒性试验,改变初始参数的值,争取获得尽可能高的鲁棒 性。我有一很小的怀疑——是否存在三个或一个更小一些的集聚点,例如在2 5 两组群,但它们敏感依赖于参数值,故不很重要。志坚的鲁棒性试验成功之后,我们才可以想象真实社会的过程。然后,就可以动手写论文了。如果结论很稳定,我认为可以先在国内某一权威刊物例如经济研究发表,同时,投稿给科学或自然或 PNAS”。

    丁丁通常很“懒”,宁愿写些学术随笔而不愿意写正式的学术论文。但我知道,其实丁丁只有在确信能够写出新思想时,才会考虑动手。而对于思想者来说,找到突破性的idea往往是很艰难的事情。丁丁曾经说,他每天早上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浏览互联网上西方学术界发表的最新研究文献,但几乎没有新鲜的思想。因此他对西方的学术研究很悲观。正如他早年在《棕榈树下的沉思》中所说的:“我眼睛里的大海和蓝天,是凝固在那里的。因为我找不到前人没有走过的路向,又不愿意滞留在平凡里”。

    现在,丁丁不但觉得我们可以动手写了,而且可以写给ScienceNature这两本国际公认的最权威的学术期刊。我知道,要丁丁做出这样的决定是非常困难的。由此我判断,丁丁现在认为,ICSS已经找到了突破西方学术困境的方向。正因为如此,作为一个一向低调和悲观汪丁丁,才会讲出一句令我这样一个高调和乐观的人都会为之亢奋的话:“我预计,在未来的10年里,我们中心的学术研究将超越西方人”。

    我知道,一个有希望突破的研究方向对一个思想者来说意味着什么。难怪丁丁今天一早在发给我和志坚的Email中这样说:“呵呵,今晨想到志坚的来信,有了一些幸福感。”我呢?只是这样期盼,希望丁丁的“幸福感”能够维持得更坚实、更长久一些!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