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仿真实验工作札记(3):虚幻与现实  

2007-07-11 01:28: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仿真实验工作札记(3):虚幻与现实

    这几天完全沉浸行为仿真的实验中。似乎已经忘记了现实世界。

    志坚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他能够很好理解我和丁丁的想法。通常,用半天时间就可以把我们的想法编成计算机代码。

    我们在博弈仿真中加入了完全的生物演化过程:突变率、自然选择、适应性等等。其中,由自然选择决定的适应性是一个关键变量。总的原则是体现fitness与生物的繁殖复制成成正相关关系。但具体的函数是什么形式?这个问题不进入仿真,似乎不知道它的重要性。志坚开始是用fitness的比例来正比于agent的规模。比如:行为C和D的初始比例为2:1000,如果C和D的fitness之比为2:6,那么第二代C和D的比例立即为1:3了。我发现行为C出现了突发性的增长,这和常识不符!于是我提出是否可以用一个系数来修正过于急剧的规模膨胀,比如这一系数为0.001,但由于它体现的仍然是一个比例问题,结果还是无法消除上述问题。

    我们还发现,诺瓦克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最新仿真文献,事实上也是用的这个修正系数。因此,他们的仿真结果仍然无法避免我们力图要避免的突发性的规模膨胀问题。

    于是,我提出,fitness应该和个体的繁殖率正相关,而不是和他们的比例正相关。志坚修改了程序。但出现了一个我们没有料到的技术问题:在运行几百代以后,agent就把空间占满了。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国际上现有的行为演化仿真都是假定agent的总量是不变的,而变化的只是不同行为之间的比例关系也许,我们都面临一样的技术瓶颈。但,这样的仿真,我的直觉告诉我,与真实的生物演化是有距离的。

    也许,我们要设计一个死亡率来控制agent的总规模?

    明天,我们将继续思考这个“令人烦恼”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7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