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阴阳博客趣闻:“张狂”竟是才情女?  

2007-06-21 00:05: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阴阳博客趣闻

“张狂”竟是才情女?

    自己都觉得这个念头挺荒唐的。但忍不住还是想说出我的感受。

那天,在“张狂”的博客上,看到他居然加了惟一的一个链接——罗小亦。出于好奇,就跑过去看了。当时看到的是一篇“浙东老童谣考开头写到:

踢踢班班,班过南山;
南山北斗,至尊卖牛;
      牛蹄马脚,削落蹄子跔一脚。

  余幼年既知此童谣,然词意殊费解,浑噩二十载,今偶阅闲书终得以示,不胜其悲。夫童谣者,本为乡音俚调,黄口稚言,然厌弧箕服实亡周国,杨谢李荣一语成谶,信腔野调道破天机,诚可畏也。古之旧谣,原义已多不可考,便如凡人存世,虽有久暂,而卒弃没于幽远,与草木鸟兽凡人同归澌灭。言之不可恃,盖可知也。童谣况乎如此,而余自幼立志勤心一世于文字之间,殆矣。今作此考,不为苟悦于世,而为舒忧隘而娱独穷,聊复尔耳。
  呃,我没事干嘛突然说起鸟语来了……

    读着读着,感到行文的风格与“张狂”有些接近。于是闪过一个念头:这“张狂”会不会是罗小亦的马甲?似乎也听说过,有人在网上开“阴阳博客”的。不过,当时只是闪过这个念头,马上就把它忘记了。直到昨天晚上,看见“张狂”又贴出一篇博文,才猛然想起,这个念头并非无中生有!“张狂”的这篇博文,名为“写给张姐爱玲的一封信”,一反“张狂”传统的风格,不但看不到一点张狂的影子,而且绝对会让大家认为这是出自女性的手笔。不信,你可以自己判断:

    亲爱的爱玲姐:

    你好!

    三十年没有给你写信了,我怕打搅你美好的寂寞。而三十年来,我自己一直在寂寞的美好里,只是近来,这个被他们称为盛世的社会开始变的让我有些茫然,让我无所适从,于是禁不住想起了你,想起了爱情,想起了让你在乱世感到安慰的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我今天提起久违的笔给你写信,恰逢一个传统的节日,虽然大陆已经没有传统了,都被商业取代了,你看,连粽子都不是那么温情了,它们好贵,我想这个社会真的跟我们原先想象的不一样了,但是我还是祝愿你节日快乐,我想你会开心的,我知道三十年来我们的心是相通的。

    爱玲姐,你知道么,从你离开大陆到今天为止,你原来的故国家园已经全变了。有一个叫李傲的台湾人回到家乡,在北京大学第一句感叹就是形势大好,人心大坏!而这句话其实是偏意的,你一定能够明白。我多么怀念过去的那些时光,怀念笼罩着世均和曼桢的淡淡温情,那是一个时代的温情。可是时代的结局和爱情的结局一样,曼桢说回不去就真的回不去了,一切仿佛命中注定。只留下怀念给我们,而怀念常叫人忧伤。

    大约60年前,一种剑拔弩张伤害了你,你走到海的那边。30年前,物质的鸦片麻木了伤痛,我来到了世上。可是麻木的终究要醒来,我睁开眼睛又看到了一种剑拔弩张,这是比60年前更恐怖的,我感到不安。

    爱玲姐,我们其实都很失败,我看着你写给我的作品却看不见自己的爱情,而你,你的温情,没有感染你后来的同胞。很多人说怀念你,很多人说喜欢你,可是他们不会爱你,不懂怎能爱?于是遍地是欲望,它呼应着前面的剑拔弩张。

    亲爱的爱玲姐,原谅我的呓语,原谅我对你的爱,我们要开心,珍惜我们已有并尚未消失的温情,有机会我去看你。

    夏天来了,你着短袖的旗袍一定很漂亮:)

           你亲密的

           丁亥年端午日

       这可能是原来那个嬉笑怒骂的“张狂”先生吗?一口一个“张姐爱玲,充满柔情,哪里有一点原来的侠气豪骨?整一个小女生的口吻。当然,推断“张狂”为“罗小亦”的马甲,还有一些其他“证据”:

       1、从罗小亦的博客上我们可以看到,她有给一个“虚拟”主人公写信的习惯(当然,这里的虚拟,并不表示现实中不存在这个人,而是并非真的给别人写信,只是通过信件抒发自己的某种情感,亦可看作是一种书信体的散文)。在罗小亦的博客中,有六封这种以书信形式发表的博文。

       2、在“张狂”的博客中,我们可以发现两种完全不同的行文风格,一种是夹杂着文言和白话的,寓意隐涩、甚至不无尖刻;另一种则完全是白话式的,语义直白、甚至有些絮叨。而在罗小亦的博客中,你也完全可以发现这种完全不同的行文风格。

      3、“张狂”在“话说浙大三剑客续”中表达了对罗卫东老师的崇敬之情:“此人是我最敬佩的师长,我再狂也不能在他那里狂,所以不敢说三道四,如果来世有缘,定要拜他做师傅。”我不太相信这种崇敬来自于“张狂”所说的“对亚当·斯密的崇敬”(因为罗卫东老师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研究亚当·斯密的专家);我更愿意相信,这种崇敬来自罗卫东老师对鲁迅的热爱以及对张爱玲小说的喜欢;而不无巧合的是,鲁迅和张爱玲正是罗小亦最喜欢、最崇敬的中国作家(关于这点,罗小亦在她的博客中曾经多次提及)。

      4、在所谓的“浙大三剑客”中,“张狂”去得最多的是汪丁丁的博客,其次是我;但从来没有去过罗卫东老师的博客(指公开留言评论,是否匿名浏览则无从考证),这和“张狂”对三人的态度截然相反。而罗小亦则是罗卫东博客的常客,但从来没有来过汪丁丁和我的博客。

     5、还有,“张狂”的博客与“罗小亦”的博客在风格上亦有相近之处,都属于简洁型的;他们所用的博客字体,也是一样的。更令人怀疑的是,“张狂”的博文中经常会出现一些错别字;而这些习惯性的错误也同样出现在罗小亦的博文中。

     昨天,我曾经在罗小亦的博客中留言讲了我的疑惑。她回复说:“我一个文科傻妞哪里懂经济学啦”。但从“张狂”的文章中看,他的经济学素养确实不怎么样。我过去就有一个基本判断,“张狂”绝对不是经济学出身,而是一个人文出身、略有一些经济学常识的人。

      在我开始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张狂”已经在他的博客上挂出一篇名为“关于我和罗小亦”的文章,否认了他们两人是同一人的说法。不过,我仍然会把这篇文章贴出来。我没有任何恶意,不想、也不会对“张狂”和“罗小亦”两人(假如他们真是两人的话)构成任何事实的和可能的“名誉伤害”。我只是觉得,网络世界真是好玩。它为人际交往提供了一种完全新型的、不同于现实世界的模式。我们应该尊重它、熟悉它,仅此而已!因此,“张狂”完全可以继续“肆无忌惮”地调侃我。只是,我希望“张狂”对汪丁丁手下留情;因为丁丁的神经系统比我脆弱,他会因为你的调侃而失眠的,拜托了!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