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杭州行(叟乎)  

2007-06-01 01:19: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贴叟乎:杭州行

叟乎博客

    题记:有一种珍贵的品格,叫尊重;有一种正在失去的美德,叫感恩。杭州行系列日记就是为了永久地摄下那些“尊重”的镜头,寻找失去的“感恩”美德。

    与叶航老师的交往已有数年。如果要追溯这段交往史的话,那么,我必须得从我心中永远的精神家园“北望经济学园”开始。

    北望经济学园是由著名经济学人北望(本力)创办的。由于北望的领导才能和人格魅力,北望经济学园聚集了很多的青年才俊,如当时在浙江大学跨学科研究中心工作的萧敢(梁捷)、在德国留学的kielboat博士(吴强)、潜龙(至今还不知道他是谁)、在英国留学的叶臻和金澄、东篱下、zfb、茶博士(宋周)、韦森老师的弟子方钦、笔锋锐利率直可爱的牧师羽良(刘晶)、古文功底奇佳的蒸民(贾晋京)等。虽然大家来自不同的地方、有着不同的专业背景,但皆视汪丁丁老师为精神领袖。

    北望经济学园的红火终于吸引了“浙大三子”。继罗卫东老师化名“李茶”正式加盟后,丁丁老师与叶航老师相继亮相(后来韦森老师、董志强博士的导师蒲勇健老师等名家也曾光顾)。我就是那段时间认识叶航老师的,因为我那个激进的网名叶航老师也记住了“我”。

    我至今仍记忆犹新的是,我是听着“忆江南”浏览完叶航老师的主页“叶航在线”的。通过叶航在线,我获得了叶航老师的一些信息:曾经是军人,在银行工作过,以学术为志业……

    而真正与叶航老师结交则是在搜狐开博客以后的事情。

    说来也很有意思,叶航老师的博客似乎是一个扬名立万的“江湖”:如果你想让圈内人知道你和你的博客,那么,最便捷的办法就是在叶航老师那里留下几串深深的脚印。

    我记得写完一篇评海闻教授演讲的日记后就到处乱窜,希望能有朋友来踩踩,以减少园子的冷清。

    有着侠义情怀的叶航老师不仅认出了我(在北望经济学园的网名),而且还把我的那篇博文转到了自己的主页,供大家讨论。此后,叶航老师那里成为了我每天必去学习的场所。

    在与叶航老师的交流中,我逐渐袒露了自己的学术志向,并告诉叶航老师自己正在作最后一搏。叶航老师不仅给予了鼓励,而且在极为难的情况下(叶航老师与我报考的导师并不认识)帮助我联系上了导师。

    为了不辜负叶航老师的期望,我主动关闭了没开多久的博客,专心备考。

    因为注意到报考的那所学校招生制度的一些问题,5月13日我与叶航老师通了第一次电话,征求叶航老师的意见:是去还是不去参加考试。听了我的介绍后,叶航老师分析认为,我应该放弃今年的考博计划(后来证明叶航老师的判断非常正确)。而当我正准备去退火车票的时候,戏剧化的一幕出现了(该部分省略),于是有了此次杭州之行。

    5月21日,也就是我考完后的第二天,叶航老师主动提出到我下榻的招待所来看我。虽然在网络上和叶航老师没大没小,但真正说到年龄,我属下辈。让一位前辈名家来看望我这个无名下辈,我当时既惶恐又感动。

    虽然在网络上早已经“认识”叶航老师,但真正见到叶老师并与之交谈的时候,我仍然为 他的风度、活力和和蔼所折服——难怪叶老师有着那么多的专业和非专业粉丝!

    我们交谈的话题非常随意的:我这次的考试、学术问题、丁丁老师、一些很有意思的网友……谈到学术问题时,叶航老师非常认真,并坦率地指出了我的一些认识误区。谈到丁丁老师的时候,叶航老师对朋友的关切和忠诚令我唏嘘良久,那分关切和忠诚让我马上想起了我身边的一对夫妻朋友。

    在整个的交谈过程中,最难能可贵的是,叶航老师一直很专注地倾听我的谈话,他那份对末学后进的尊重令我至今感动不已。

    分手的时候,叶航老师送给我浙江大学跨学科研究中心的系列文献,并认真地在每本书的扉页上写到:“XX老友指正。叶航,2007年5月21日”。

    与叶航老师真正告别,是在5月23日,在杭州雷迪森大酒店……

    杭州雷迪森大酒店位于杭州武林广场西南,是一家文化气息很浓的中高档酒店。由于善解人意的叶航老师的细心组织,5月23日晚我在这家大酒店的婆罗湾饭店见到了自己的偶像丁丁老师。

    说到丁丁老师成为我的偶像的由来,我必须提及帅哥经济学家樊刚。

    对我稍微有些了解的朋友可能知道我的学术兴趣在新制度经济学。而把我带入新制度经济学领域的经济学家有两位:一位是樊刚,另外一位是张宇燕(其实张宇燕更偏向旧制度经济学)。

    我之所以特别喜欢樊刚,不仅因为他的思想倾向很合我的口味(他被点名批评只会增加我对他的好感),而且还在于他深入浅出地传输新制度经济学(包括公共选择理论、过渡经济学等)知识的功力。毫不夸张地说,读樊刚的文字完全可以称得上是一种享受(除了与张曙光合著的那本《公有制宏观经济理论大纲》和他研究中国宏观经济问题的作品外),以至于凡是樊刚的作品我必购买。

    大约是2000年左右,我在樊刚的一篇随笔中第一次看到了“汪丁丁”三个字。这三个字之所以吸引我,不仅仅因为这个名字很特别(它让我想起了《丁丁流浪记》),还因为樊刚对丁丁老师的一句评语:在中国经济学家中,唯一能与大名鼎鼎的、通晓经济学各分支的萨缪尔森对话的,只有汪丁丁(大意)。

    出于对樊刚的充分信任,丁丁老师逐渐占据了我的视界。不过,虽然对丁丁老师的博学和学术超前意识敬佩之至,但我却不敢沉入他的知识世界,因为那需要天赋和勤奋,而这两样我都不具备,所以,丁丁老师成为了我只崇拜、但不模仿的偶像。

    对丁丁老师的这种心态一直伴随着我与丁丁老师从北望经济学园到中国经济学教育科研网再到搜狐博客的网络交往。自然,这种敬畏心态也被我带入了饭局。

    可能是为了尽量地降低晚宴的学术气息,细心的叶航老师不仅让丁丁老师带来了夫人李老师,而且还带来了另外两位青年才俊——罗卫东老师(因事未能赴宴)的得意弟子、来自澳门的沈中达和来自华南师范大学师从董志强博士的小帅哥罗子俊。此外,一起晚宴的还有叶航老师的冤家朋友社会学家冯刚老师、浙江工商大学经济学院院长、后被丁丁称为奇人的何大安老师。

 v  伴随晚宴的是极为轻松的气氛。

    丁丁老师:高高的个子,一身休闲打扮,看起来比照片上还年轻。让我最记忆深刻的是他的一口地道的北京话和他美食家的风采。

    李老师(丁丁老师的爱人):端庄贤淑气质高雅的女士。看着李老师,在听叶航老师讲丁丁老师的趣事(见后面),感觉李老师与丁丁老师颇象姐弟恋。

    叶航老师:与叶航老师第一次见面,我就认为叶老师比照片要年轻、潇洒。那天晚上,叶老师是带着一幅墨镜登场的,酷劲十足,象极黑社会的老大(见照片)。在整个晚宴中,叶航老师不时地讲述一些丁丁老师的小故事。如:丁丁老师怕坐飞机、怕飞机掉下来了;丁丁老师从不担任行政职务、不参加非学术会议、不填写考核表格;丁丁老师被一些人骂后情绪会很低落,甚至想关掉博客;丁丁老师每次出门总是让李老师操心,甚至连付帐也不在行;丁丁老师如果一个人在外地的话,他甚至可能会走失……

    冯刚老师:冯老师很清瘦,面容很憔悴。因为在座的基本上是经济学出身,可能是深感势单力薄,冯老师说话很少。只是在晚宴结束后,冯老师的一句话才让人懂得了什么叫“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冯老师的话语省略)丁丁老师听后哈哈大笑地对我说:“经济学家是挑战别人的智力,而社会学家是怀疑别人的智力。”

    何大安老师:何老师很瘦,很健谈。他曾经被检查出来患有早期癌症,在做了化疗后,他靠乐观的心态和积极的锻炼赢得了命运的青睐。他最令人难忘的观点是:“患癌症的人不是病死的,而是被自己吓死的。”他的抗癌传奇经历马上让丁丁老师想起了英年早逝的杨小凯教授。提起杨小凯教授,大家唏嘘不已。

    中达与子俊:两个很有才气的小孩,非常有修养。虽然当晚的话语也不多,但他们气质已经足以让人感叹“孺子可教”、“后生可畏”。

    而我,按照中达和子俊的说法,不太爱说话。其实,我并非不想多说,而是不敢多说。当丁丁老师因与我交流不多而表示歉意时,我才开玩笑地告诉丁丁老师:“呵呵!我有些不太敢与您多对话,因为与您对话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对我而言,说话越多,无知程度越高。”后来想起来,我的话真的挺酸的。

    晚宴在海阔天空的畅谈中持续了近两个小时……

    后记:此次杭州之行最大的遗憾是未能与几位老师以及中达、子俊合影留恋。而造成遗憾的始作俑者是我的过分自信,这份无根据的自信让我忘记了一句广告词:一切皆有可能!但愿此次的杭州行不是最后一次!

    叟乎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