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衣食足而识荣辱”还是“识荣辱而衣食足”?  

2006-12-02 02:02:32|  分类: 思想碰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衣食足而识荣辱”还是“识荣辱而衣食足”?

    “日立杯”中国名校大学生辩论邀请赛?以前没有听说过。而且已经办了11届,即将举办的是第12届。据组委会的宣传材料称,这是目前国内惟一以年度连续举办的全国性辩论赛事,全国(包括港奥台)有近百所大学应邀参加比赛。以前只在央视看过几场大学生辩论,印象平平。没有想到,日前接到组委会的邀请,希望我出任这届辩论赛的评委。

    今年10月刚刚推掉由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15所著名高校参加的大学生创业计划邀请赛评委工作。所以一个多月前接到组委会的电话,我以为还是这件赛事呢。经再三说服,我终于勉强答应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决赛阶段的辩题“衣食足而识荣辱”(正方)和“识荣辱而衣食足”(反方)吸引了我。因为这个辩题刚好涉及到我近年来研究工作的一项重要内容。

    “衣食足而识荣辱”出自《管子·牧民篇》“仓禀实而知礼节,衣食足而识荣辱”一句,它似乎是古今中外的一个“共识”:只有在物质生活条件得到基本满足的前提下,人们才可能追求高尚的精神享受。这个观点也得到了美国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人格理论家和比较心理学家马斯洛(Abraham H. Maslow 1908-1970)“需求层次理论”的印证。

    究竟“衣食足而识荣辱”还是“识荣辱而衣食足”?近年来,国际学术前沿有关人类合作秩序演化的一系列研究成果,恰恰对这个被人们认为是“常识性”的观点提出了挑战。其中一项最重要的研究来自美国著名的跨学科研究机构——桑塔费研究院(Santa Fe Institute)。桑塔费研究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萨缪·鲍尔斯(Samuel Bowles)教授和赫伯特·金迪斯(Herbert Gintis)教授通过计算机仿真技术模拟了距今10-20万年更新世(Pleistocene)晚期人类狩猎采集族群的生态与生活,发现“道德感”与“正义感”的存在,是人类早期原始族群能够建立稳定的、高水平的合作劳动秩序的“关键因素”。而这一结论也完全符合达尔文当年在《人类的由来》一书中对人类进化所做的猜想。

    劳动工具的使用,使人类最终脱离了他们的猿类祖先。这似乎是我们从小学就知晓的“常识”。但大部分人可能并不知道,出土最早的“工具”距今只不过220-250万年,但今天被古人类学家发现的最早的原始人类的骨骼却是450-600万年以前的!在那个没有工具的、长达200-350万年的漫长岁月中,究竟是什么“神秘”的力量促使了“人猿分离”?

    最新的人类学的研究告诉我们,“人猿分离”很可能产生于距今3000万年的一场地壳运动。正是这场地壳运动产生了今天我们仍然能够看到的地球上最壮观的地貌之一——东非大峡谷,从马拉维一直延伸到以色列,宽约几十至200 公里,深达1000 至2000 米,谷壁如刀削斧劈一般,垣横7000多公里,其长度相当于地球周长的1/6!

    地壳的运动使非洲西部形成了一系列的高山,而东部则发生了地表沉降。隆起的群山峻岭阻隔了大西洋的暖湿气流,使非洲东西部的生态环境发生了翻天复地的变化:西部非洲,由于降水充足,仍然保留了原始热带雨林的地貌;而东部非洲,则由于缺水干旱,逐步形成了今天的热带稀树草原景观。正是这场将非洲一分为二的地壳运动,奠定了整个人类历史的基础:生活在非洲的原始古猿,被这一“变故”拆分成两群——“幸运”的那群,仍然生活在大峡谷西边熟悉的原始丛林中,最终进化成了现代的黑猩猩和大猩猩;而“不幸”的那群,被迫走出森林来到陌生的生活环境,从而踏上了漫漫的、向人类进化的艰苦道路!

    所有灵长类原本都是树栖动物,这就意味着它们的肢体结构、甚至心智结构都是为了适应树栖生活而产生的。在陌生的陆地上,我们的祖先失去了自然选择曾经赋予他们的所有进化优势。要适应新的环境,就必须演化出新的禀赋。这个过程缓慢、艰苦、甚至惨烈,但它又是绝对必需的。无须怀疑,在这个过程中有无数不能适应新环境的原始祖先遭到自然无情的淘汰。但幸运的是,终于有一些树栖的灵长类演化出新的适应性本能。这些本能包括食物谱系的改变、直立行走、工具的使用和制造、以及超越血亲关系的族群合作,包括合作劳动和分享食物等等,正是这些新的禀赋帮助我们这个物种开拓了新的演化空间。事实上,这也是人类学家通常告诉我们的知识。但是,2000年以来国际学术界最新的研究成果提醒我们,传统人类学在这方面肯定遗漏了一些事实,而且是十分重要的事实!这些事实就是:随之改变的不但是我们远古祖先的身体状态和行为模式,更重要的还有我们远古祖先的认知模式和心智模式!

    其中,被认为最关键的因素是由于合作秩序所导致的人类“道德感”和“正义感”的产生!由于合作对于从森林走向大地的原始人类具有生死攸关的意义,因此,“自然”在长期的演进过程中倾向于“选择”那些更能够进行合作的个体,而富有“勇敢精神”、“献身精神”、“牺牲精神”和“利他精神”,从而也就是更具有“道德感”和“正义感”的个体,恰恰是最能够“合作”的个体!正是“道德感”和“正义感”的产生,把人类不仅从身体上,而且从心智上与动物真正区别开来。而且,也正是“道德感”与“正义感”的产生,促使了人类脑容量的大幅度增加,并最终使人类学会了使用工具和制造工具。从这个意义上说,是合作创造了人!或者,也可以说是合作和伴随着合作而产生的“道德感”和“正义感”创造了人类!(这个话题,其实也是我本来打算在达尔文《人类的由来》一书读后感中继续要说的东西)

    至此,我们看到,康德所谓“超验”的“道德律令”,罗尔斯在“无知之幕”下构建的“正义选择”,不过是先于个人而存在的、作为人类合作秩序的社会规范在经过自然与环境双重选择和人类长期演化之后,被“固化”在我们身体和心智中的禀赋与品质。“休谟法则”200多年来的根基被撼动了,因为所有研究都越来越清晰地向我们展示了这样一幅图景从人类心灵与社会共生演化的角度看,“实然”与“应然”之间,不存在一条无法逾越的鸿沟!

    从人类演化的历史看,“识荣辱”(道德感和正义感)并不是什么高不可攀的“伟大情怀”,它只不过是我们人类为了适应自身生存环境,为了提高自身生存效率的一种“方式”而已。从本质上说,它与我们饥饿了要吃食,干渴了要饮水一样,是长期的自然选择所赋予我们人类的一种生存本能。

    呵呵,这样的论辩思路,我估计没有一个进入决赛的队伍能够掌握吧?但我仍然期待着能够听听反方的辩手们如何来阐述自己的立场。好在,大赛临近,没有人会想到到搜狐博客上来找找资料的。(诸位博友,你们可不能泄密啊!)

    只是,为了这场辩论赛,我要花费整整一个星期的时间,从12月4号(周一)的初赛一直到12月9号(周六)晚上19:00的决赛。太奢侈了!我向组委会提出的惟一要求是:我住的房间要开通互联网。他们虽然答应了,但不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   

   

       

   

  评论这张
 
阅读(594)|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