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告诉了我们什么?  

2006-11-26 00:49:32|  分类: 思想碰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告诉了我们什么?

    与一般公众所熟知的、甚至与专业人士所宣扬的进化论和达尔文主义不同,在《人类的由来》中,达尔文大大深化了他在《物种起源》一书中提出思想。

    首先,我们通常只是在物质层面理解生物进化的后果,比如,鸟咀形态的变化、爬行类动物四肢的变化、以及哺乳类动物骨骼和毛发的变化,等等。但在《人类的由来》中,达尔文只用了非常有限的篇幅来讨论这个问题。事实上,这只是全书第一章的话题。我们不妨看一下这一章的标题,和达尔文为该章所拟的提要:

    第一章  人类从某些低级类型诞降而来的证据  “有关人类起源的证据的性质——人和低等动物的一些同源的结构——其他各式各样在结构上的相应之点——发育——一些残留的结构、肌肉、感官、毛发、骨骼、生殖器官、等等——上面三大类事实同人类起源问题的关系。”

    但是,从第二章开始,当更为具体地讨论“关于人类是怎样从某种低级类型发展而来”的时候,达尔文就把论述的重点转向了“人类在身心两方面的变异性”,并用了整整两章(第三章和第四章)来讨论“人类和低等动物在心理能力方面的比较”,比如“在心理能力上,最高等的猿类与最低等的野蛮人之间的差异”、“两者之间的共同本能”、“各种情绪,包括好奇心、模仿力、注意力、记忆力、想象力、推理力的进化,以及抽象能力、自我意识、语言、甚至道德感、审美感和宗教信仰的进化”。

    请注意,如果没有上个世纪60年代以后美国著名的女动物学家戴安·弗西在非洲的原始丛林中与大猩猩朝夕相处18年的献身精神,今天也许就没有人敢谈论所谓的“动物语言”问题。但是,身处18世纪维多利亚时代“道德氛围”、“宗教氛围”和“人类中心主义氛围”的达尔文,却敢于大胆谈论“动物的语言”、“动物的审美感”、甚至“动物的道德感”和“动物的信仰”问题,这不能不说是一个科学的奇迹!

    但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却是,如果人类确实是物种长期演化的结果,那么人类就不仅在身体上,而且在“心灵”上,也就是在所谓的“心理”和“心智”上应该接近我们的动物远亲,而不是截然不同。人类所具有的强大的心智能力,不可能在一夜之间突然降临到我们身上!这是一个合乎逻辑的推论。否则,我们无法从根本上排除“神创论”的阴影。正是在这个意义上,达尔文的进化观是包括了物种的身体(器官)和心灵(心智)“共生演化”的进化观。

    但正如我所看到的,在达尔文创立进化论以后长达100多年的时间里,主流生物学有意回避了达尔文《在人类的由来》中提出的有关人类心理和心智能力的进化问题。当然,其中的原因是我们可以理解的:如果说物种身体(器官)的演化,尚可以通过不断被发掘出来的古生物化石来得到验证;那么对一个追求形式化的科学体系来说,想验证“心理”和“心智”的进化,简直就像“天方夜谭”。

   不过,最近10多年来,这件事情似乎正在发生一些重大的转机。首先,是在心理学领域内诞生了一门所谓“演化心理学”的新兴学科。演化心理学是一门研究人类心智如何形成的科学。演化心理学认为,我们人类的心智模式是在长期进化过程中被自然选择所塑型的;因此,它是用来解决进化史上我们祖先所面对的问题的Cosmides and Tooby1994)。人类今天所赖以生存的工业文明,充其量才不过500年;而农业文明,至多不过10000年;但人类祖先在采集和游猎状态下已经生活了数百万年。人类学和解剖学的证据表明,工业社会以来,人类大脑神经元的连接方式基本没有发生过什么变化。演化心理学一个最重要、最基本的观点是:现代人的头骨里装着一副石器时代的大脑。因此演化心理学家所关心的是石器时代的人类生存环境与人脑交互作用过程中所形成的神经元结构到底是怎样的?这种结构在多大程度上决定了人类的心智模式以及我们今天的认知方式?演化心理学的创始人之一琳达·柯斯玛依达和约翰·托比在《演化心理学导论》中,把这门学科真正的创始人归功于达尔文。他们在该书最前面就引用了达尔文在《物种起源》结尾时说过的一句带有预言性的话:“展望未来,我发现了一个更重要也更为广阔的研究领域,心理学将在赫尔伯特·斯宾塞先生所奠基的基础上,即每一智力和智能都是通过进化方式而获得的这一理论上稳固地建立起来。人类的起源和历史也将因此得到莫大的启发。”而12年以后,当世人终于看见达尔文用于解释人类起源和历史的《人类的由来》一书时,他们就不应该为达尔文把这么多篇幅用来阐述人类心理和心智的演化而不是身体和器官的演化感到困惑。

    另一个重大的转机是发生在神经生物学和神经认知学的领域。在过去的100多年中,与行为和心理相关的学科都不得不面临一个根本的困境:当决定我们行为和心智的器官——大脑,对我们来说还是一个“黑箱”的时候,对人类行为和心智的任何解释都很难成为一种真知灼见。不过,这种状况在最近10多年来正在得到迅速改变。随着EEG脑电图)、MEG脑磁图)、PET正电子发射断层扫描)、SPECT单光子发射断层扫描)、特别是获得2003年诺贝尔生物医学奖的MRI磁共振成像)以及在此基础上发展起来的fMRI(功能性磁共振成像)等技术的日趋成熟,今天的脑科学家和神经科学家已经可以无创伤地深入到包括人在内的生物大脑内部,观察和研究大脑在意识、思维、认知和决策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基本特征。虽然离完全揭示大脑的秘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但这个“黑箱”已经被打开或正在被打开。无疑,这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的转折。根据这些无创伤的活体大脑观察技术,今天的神经生物学家和神经认知学家已经能够探寻自然选择在大脑神经元连接方式上所留下的痕迹,这样,就为我们验证生物心理和心智的进化提供了科学手段。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所做的预言以及在《人类的由来》中所做的尝试,正在变成现实!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75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