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叶 航

学术人生

 
 
 

日志

 
 

《经济研究》的匿名审稿  

2006-11-15 16:17: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经济研究》的匿名审稿

    我们关于“神经元经济学”的综述即将在《经济研究》今年12期或明年第1期上发表。为了使读者更多地了解所谓的“神经元经济学”,我特地把该文的匿名审稿意见以及我们的修改说明公布在我的博客上。《经济研究》是国内最早实行匿名审稿制度的学术期刊之一,公布这些材料也是希望大家尽快适应这一国际通用的发表程序。

 

《经济研究》匿名审稿意见 

   审稿人1认为:基本可以刊用——需做适当修改 

    神经经济学是近年新兴的交叉边缘学科,国内予以及时介绍,很有必要,作者对有关文献的收集也下了不少功夫,基本可以发表。

    但文章有几个重大缺点,应当在发表时修改。

    (1neuroeconomics 应当直译为“神经经济学”,而非神经元经济学。作者仅在哲学上有自己的看法,并未在世界上作出主导的贡献,就不应擅改学科名称,否则无法与国际对话。

    (2)“关键词”一栏,应删去“经济学前沿研究”,“实证主义”两词,加上“实验经济学”,“心理经济学”等有关学科的关键词。

    (3)文章性质为介绍性综述,介绍对象又系历史短短几年的交叉学科,应重点介绍方法的创新与研究课题的主要争议,而非过早地作哲学断言。提出规范革命的可能更是为时太早。建议改变文章标题,删去“科学与实证”的大标题,改用修改的小标题“新兴神经经济学简介”即可。

    (4)文章的第一部分“前言”,哲学断言的色彩太为强烈,且文中不少部分自相矛盾。例如,西蒙的“有限理性”是对“理性”范式的挑战而非完善。现代经济学中充满了矛盾,例如微观与宏观经济学,金融与制度经济学的矛盾,和物理学生物学相比,远非逻辑严密的自洽体系。作者对经济学主要文献虽然熟悉,但对各经济学流派之间的争论实质并不深刻,作哲学评论的功底远远不够。不如量力而行,对各家工作作客观描述,提出问题与文献,让研究者自己判断。为此,建议作者大大简化与正文关系不大的前言,并将后面第二部分研究工作评价的褒贬色彩淡化,才有可能成为一篇客观及时的简介文章,而非哲学评价文章。

    (5)文章的结论需要改写。范式改革的讨论至多是有待观察,方法论的意义可以强调。目前主要贡献在“打开黑箱”, 其他几点,其他交叉学科早有贡献,并非是神经经济学的独特贡献,只是用不同方法验证了其他方法的假设而已。对新兴学科介绍的结尾,应当多讨论不成熟有待发展的方向,而非过多臆测乐观之词。

    总之,介绍工作的文献部分最为重要,哲学上的添枝加叶应当尽量删去,尤其应当避免作者个人的感情色彩,方可成为可信的综述介绍之作。望继续努力,早日引起国内经济学家的兴趣。

   审稿人2认为:可以刊用——仅作技术编辑和修改 

    这篇综述文章对国际上神经元经济学的发展脉络和近期发展作了很好的综述,且思路清晰,语言流畅,对国内经济学界全面了解和把握这一研究领域的发展有着很好的参考意义,从而对未来我国理论经济学的健康发展也有一定的借鉴意义,建议发表。

    但这里,只有两点提请作者注意:

    1,在文章第4部分第一段第一句话,作者云:“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的问世,确立了以‘经济人’和‘看不见的手’……”,这里提出斯密提出“经济人”思想,实际上是对斯密的一个误解。国内有的论者曾经在以前的文著重指出,当代许多经济学家(包括西方和东方的)均误认为当代经济学的主流经济学派的“理性经济人”假定,是源出于斯密的以个人主义为基石的经济自由主义,甚至认为斯密及其信徒发明了“经济人”这个可怕的字眼。一些论者还认为,斯密及其信徒的结论是完全根据现代经济学的理性行为的假设所得出来的。正如正如哈耶克(Hayek1949p. 11)在《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中所独具慧眼地辨识出的那样,“斯密及其信徒们根本没有作此假定。要说他们认为,懒惰、目光短浅、恣意挥霍是人的本性,只有通过环境的力量才能迫使人经济地或谨慎地调整其手段来实现其目标,或许更符合事实。”通过综合阅读斯密的原著,可以认为哈耶克的这个判断是对的。故建议作者把“经济人”三字删去,仅留“看不见得手”。

    2,国内一个青年学者梁捷前些年曾在介绍神经元经济学方面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并专门有文章发表。不知为什么这篇综述没有提到梁捷所做的工作?

 

关于“神经元经济学综述”一稿的修改说明

对匿名审稿人1审稿意见的处理:

 1neuroeconomics 应当直译为“神经经济学”,而非神经元经济学。作者仅在哲学上有自己的看法,并未在世界上作出主导的贡献,就不应擅改学科名称,否则无法与国际对话。

    经过再三考虑,我们还是保留了原译法,在题注中,我们专门就此作了说明。我们希望能在国内经济学界对此进行一定的讨论,从而取得某种共识。事实上,有一个难以正式表达的理由,对我们的译法起了重要的影响:在现代汉语或是通俗汉语的语境中,“神经XX”比如“神经老爸”、“神经老公”等等往往带有嘲弄的意思,考虑到翻译“信、雅、达”中之“雅”,结合neuroeconomics本身具有的内涵,所以作出了这个汉语译名。在这个译名回译英文的时候,只要保持原有的对应性,应不会给国际对话造成影响。

    当然,正如我们在该文题注中申明的那样,这只是我们的一家之言。如果学术共同体达成一致意见,我们将无条件服从。 

2)“关键词”一栏,应删去“经济学前沿研究”,“实证主义”两词,加上“实验经济学”,“心理经济学”等有关学科的关键词。

    同意审稿人的意见,我们已经作了相应的调整。 

3)文章性质为介绍性综述,介绍对象又系历史短短几年的交叉学科,应重点介绍方法的创新与研究课题的主要争议,而非过早地作哲学断言。提出规范革命的可能更是为时太早。建议改变文章标题,删去“科学与实证”的大标题,改用修改的小标题“新兴神经经济学简介”即可。

    鉴于《经济研究》与《经济学动态》的区别,我们认为仅仅作一个新兴学科的介绍是不够的。当然,对于审稿人“不要过早地作哲学断言”的批评,我们表示接受(事实上,这也是我们这次修改的主要内容,具体情况下面结合审稿人的意见另行交代)。但对于文章的标题,我们暂时没有改动,提出一个备选方案供审稿人和编辑部定夺:21世纪经济科学的最新突破与进展——“神经元经济学”综述。 

4)文章的第一部分“前言”,哲学断言的色彩太为强烈,且文中不少部分自相矛盾。例如,西蒙的“有限理性”是对“理性”范式的挑战而非完善。现代经济学中充满了矛盾,例如微观与宏观经济学,金融与制度经济学的矛盾,和物理学生物学相比,远非逻辑严密的自洽体系。作者对经济学主要文献虽然熟悉,但对各经济学流派之间的争论实质并不深刻,作哲学评论的功底远远不够。不如量力而行,对各家工作作客观描述,提出问题与文献,让研究者自己判断。为此,建议作者大大简化与正文关系不大的前言,并将后面第二部分研究工作评价的褒贬色彩淡化,才有可能成为一篇客观及时的简介文章,而非哲学评价文章。

    对审稿人就西蒙“有限理性”的看法,我们给以了足够的重视。虽然,我们本来的意思是希望表达主流经济学从新古典的完全竞争、完全理性、完全信息到现代经济学的不完全竞争、有限理性、不完全信息是一个合理的逻辑演进。但由于可能存在的理解上的歧异,我们对这一段叙述进行了较大的改动,删除了对西蒙“有限理性”的提法,增加了张伯伦和罗宾逊的“不完全竞争”(原文主要例举的都是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作出的理论贡献)。

    但前言部分的主线是经济学逻辑前提的实证问题,我们认为这是“神经元经济学”对经济理论可能产生最重要的影响之一,如果完全加以简化,则使整个综述失去了一个展开的基点。因此,在作了适当调整以后,仍然保留了大部分内容。 

5)文章的结论需要改写。范式改革的讨论至多是有待观察,方法论的意义可以强调。目前主要贡献在“打开黑箱”, 其他几点,其他交叉学科早有贡献,并非是神经经济学的独特贡献,只是用不同方法验证了其他方法的假设而已。对新兴学科介绍的结尾,应当多讨论不成熟有待发展的方向,而非过多臆测乐观之词。

    文章结论原来过多强调了所谓“范式革命”,确实有审稿人批评的“过多臆测乐观之词”。对这部分,我们进行了重写,删除所有“范式革命”的提法(文章其他部分出现的也一并删除),只强调神经元经济学可能产生的影响,而且原来第三点数学工具的变革也完全加以删除。根据神经元经济学最新的研究文献,补充了基数效用的神经元基础一段。 

    总之,我们感谢匿名审稿人提出的宝贵意见。从中也使我们感受到《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和《经济研究》编辑部对学术研究认真负责的态度,它一定会激励我们拿出更好的学术成果。 

此致

敬礼              

                                                          作者于2006119

 

对匿名审稿人2审稿意见的处理

1)在文章第4部分第一段第一句话,作者云:“1776年,亚当·斯密《国富论》的问世,确立了以‘经济人’和‘看不见的手’……”,这里提出斯密提出“经济人”思想,实际上是对斯密的一个误解。国内有的论者曾经在以前的文著重指出,当代许多经济学家(包括西方和东方的)均误认为当代经济学的主流经济学派的“理性经济人”假定,是源出于斯密的以个人主义为基石的经济自由主义,甚至认为斯密及其信徒发明了“经济人”这个可怕的字眼。一些论者还认为,斯密及其信徒的结论是完全根据现代经济学的理性行为的假设所得出来的。正如正如哈耶克(Hayek1949p. 11)在《个人主义与经济秩序》中所独具慧眼地辨识出的那样,“斯密及其信徒们根本没有作此假定。要说他们认为,懒惰、目光短浅、恣意挥霍是人的本性,只有通过环境的力量才能迫使人经济地或谨慎地调整其手段来实现其目标,或许更符合事实。”通过综合阅读斯密的原著,可以认为哈耶克的这个判断是对的。故建议作者把“经济人”三字删去,仅留“看不见得手”。

    首先,我们非常感谢匿名审稿人提供的详尽意见和批评。虽然,我们曾经在《经济研究》发表的文章中对这个问题作过一个综述,我们指出过,“经济人”这一提法是帕累托最早发明的。而亚当·斯密在《国富论》中主要是通过“看不见的手”提出了生产者在生产过程中追求“利润最大化”的思想。但在原文中,我们仍然过于“偷懒”地把“经济人”这一名词加于了斯密。为此,我们整体删除了与这一提法相关的那段文字,重新为文章的第四部分撰写了开篇的文字。另外,这一改动,也体现了另一位匿名审稿人提出的意见,不要过多、过早地下所谓“范式革命”的判断。 

2)国内一个青年学者梁捷前些年曾在介绍神经元经济学方面做了大量研究工作,并专门有文章发表。不知为什么这篇综述没有提到梁捷所做的工作?

    事实上,梁捷去复旦大学读研究生之前,就在我们中心工作。期间,他参与了我们研究中心对神经元经济学的研究,他的主要工作是在中心的布置下参与了部分研究文献的收集和翻译。据我们所知,他在正式学术期刊上提及“神经元经济学”的文章,就是2003年以第二作者身份发表在《世界经济文汇》第5期上的“行为的经济学实验:个人、市场和组织的观点”。这篇文章并非是专门介绍“神经元经济学”的。当然,我们非常感谢匿名审稿人对国内神经元经济学研究动态的关注。 

    总之,我们感谢匿名审稿人提出的宝贵意见。从中也使我们感受到《经济研究》匿名审稿人和《经济研究》编辑部对学术研究认真负责的态度,它一定会激励我们拿出更好的学术成果。

此致

敬礼             

                                                          作者于2006119

  评论这张
 
阅读(941)|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